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雷锋高手坛雷锋高手坛香港赛马一
第十七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初赛作品|少年走过蓝木街
发布时间:2021-06-28        

  2月11日,“华东师大杯”第十七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现场复赛在上海进行,200多名参赛者入围了本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参赛题目为“换季”和“总还有另一种说法”,选手必须选择其中一个题目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写作。经过评选,66名选手获得“华东师大杯”第十七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经《萌芽》杂志社授权,澎湃新闻刊发部分获奖选手的复赛和初赛作品。

  蓝木街其实并不是这条街真正的名字,只是因为靠江那旁的树木用蓝色栅栏围起。而这条街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很洋气的名字:滨江大道。后来小镇里居民又嫌滨江大道这名字太长,就叫蓝木街。

  初夏的余热开始升温,渡在蓝木街上,阳光透过稀疏树叶孔落在李夏至冻了一个冬天的胳膊上,不热不凉,带起的风像是温泉水流淌过身边,不用眯起眼睛也能看见不远处的墨绿。

  说实话,这是夏至第一次寄信,记得第一次写信还是四年级,那是语文课本某个单元的作文题。不然她可能连写信的格式都不知道。

  她突然想在这个如约而至的夏天写信,就是想把这个突然来临的小秘密讲给别人听。就像是吃了一颗独特的糖,迫不及待地想和别人分享妙不可言的滋味,但是糖太少,又吝啬得不肯同身边的人分享。这样一种矛盾的想法,纠结了她许久。

  曾经她在贴吧发现那里堆满寻找笔友的贴子,“现代人真奇怪。”她喃喃着,“明明现在通讯技术那么发达,一条短信,一条微信,一个电话就过去了,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原始的沟通方式?”

  夏至趴在邮局大厅的前台,用胶水黏着刚从脸色冷冰冰的邮局叔叔手里买来的邮票,当他告诉夏至大厅门口左侧油漆已经斑驳的大盒子就是邮筒时,疑惑爬上了她的心。记忆里的邮筒应该是圆滚滚地站着,伸出大大的嘴巴,吞下过往的信件,把它们小心地伴着思念传向远方。

  夏至站在邮筒面前犹豫了好久,还是转身跑进邮局问坐在前台的叔叔,“叔叔,请问邮箱在哪里呀?”

  “可是门口的那个那么旧,取信的小窗口像是要掉下来,”还是不甘心小声嘀咕着,“真的有人会来取信吗?”

  又来到绿邮箱前,她看着锁邮箱的那扇铁皮像垂死的老人一般挂在那里苟延残喘,夏至的手贴在斑驳的邮箱上,喃喃着:“连你也被抛弃了呢。”但听着“咚”的一声消失,心中那点愁绪也逐渐散去。

  ——我站在文科班的教室门口等着他回来,强装淡定的表情下是打鼓一般的心,脑海中重复着不知进行过多少次的演习。在心中问自己:“我是这样讲,还是该那样?”上齿不自觉地咬着下唇。我已经来不及再次演习,因为他已经回到教室,准备坐下了……

  “陈诺,能请你出来下吗?”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在微微低头看着刚刚坐下的他,左手无意识地纠结着衣摆,她看见他眸子里的疑惑。

  那个时候的夏至是有豁出去的准备,抿了一下嘴,然后看着陈诺说:“是这样的,我准备理转文,但是不知道文科班的氛围如何,会不会不适应?想听听你的看法,我知道你是理转文的。”差点说出他转文的具体时间。

  “哦。”男生微微耷下眼,应该是在想该怎么回答,接着伴随这他丝丝沙哑的声音响起“我个人觉得还好吧,就是文科生比理科生更活泼些,所以怎么说呢,算是比较热闹吧。”

  “这样我就放心啦!其实以前我也准备学文的,后来因为老师的总劝我学理,再加上我比较恋旧,舍不得原来班级上的同学,所以就学了理。”夏至就是想把自己转文的原因告诉他,哪怕这个理由不完整。

  “什么?”黑框眼镜后的瞳仁透出疑惑,让夏至怀疑他有没有听自己讲线;“因为自己更喜欢文科呀,”他的眉眼稍稍弯起,“说起来我学理的原因跟你差不多呢。”

  看着灯下又铺开的一张白纸,影影绰绰的,笔尖落在白纸上,简短的剧情出现在脑海中的频率大概比芒果台播放《还珠格格》还要高,只是不知道怎么叙述。

  还泛蓝的夜晚笼罩着小镇时,她听见了左胸膛内跳动的声音,天上忽明忽暗的星子仿佛听见了少女的秘密,少女看看白纸又看看夜空,好像在和它们许下一个约定。

  “都怪那讨厌的铃声,不然我肯定会和他继续聊下去……”夏至继续在信中写道。还好,后来问他要了企鹅号。

  夏至又想起那天中午给班主任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想转文时,班主任只是叫她写张申请书就挂了电线;第二天中午她就去了文科班,陈诺看见夏至时,夏至刚好也瞥见他的到来,朝他一笑,陈诺也是礼貌性点头。本以为可以和陈诺在一个班多相处几天,可是在文科班的第三天中午,教育局就来查补课的情况,于是这些留下自愿补课的同学开始了高中的第一个暑假。夏至希望她的暑假可以来得更晚,这是她第一次不讨厌补课。

  “姐姐,你知道吗,我发现我好了解他哎,或许你会问我,www.237222.com,但是我可以用女生的直觉这句很俗的话回答你吗?”

  夏至的酷热快要被淡薄的秋意驱散,而夏至还沉浸在文综里。她忆起刚放假的时候鼓足了勇气邀请陈诺一起去书店买辅导书,陈诺发来一个抱歉的表情:“我已经在厦门了。”夏至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挂满了尴尬。

  她记不清陈诺到底跟自己说了多少关于厦门的事,只是感觉,他们之间因为这些文字搭上了一座桥,而他们走在这桥上。

  似乎,自己小小的心间早已经被陈诺占满。怎么办?这样一定会跟不上陈诺的步伐。夏至在心中懊恼,但又是忍不住的小甜蜜。

  “今天中午我去参观了郑成功纪念馆!外头有两个女游客,一个问郑成功和郑和是同一个人吗,没想到另一个人居然回答好像是呢。”夏至一登入企鹅号就看见这条消息。

  “如果已经成为了思维定式,我那么一点量变是引不起质变的。关键是,我才不想和历史白痴讲线;夏至噗嗤一笑,没想到他也会这样孩子气。

  夏至的余光里映着一张明信片,一封来自笔友回复的明信片,上面拓着一辆绿皮火车,一辆正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的火车。

  淡淡的墨水字在背面晕染出颇有深意的线;——之于年少,或大或小的年纪,总需要一场际遇,或许棱角分明了些,也便成了不可磨灭的回忆。

  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其实我很早以前就认识陈诺了,并不是因为知道他是理转文,才会去问他文科班怎么样。

  第一次见到陈诺的时候,还是开学典礼的时候,很俗气的一个场景,他就坐在我的旁边,那个时候礼堂里闹哄哄的,可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那么安静,手机里捧着一本杂志,他有股力量吸引住我。我一直盯着他手里的杂志。你知道的,我一直有着一枚好奇的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书才让一个男生在这样的环境里不为之所动,等到他翻页的那刻,我用余光瞄到那本书的封面,立刻认出这是什么杂志,那时的我强忍着笑,没想到一个大男生居然看这种杂志。姐姐你猜得到吗?

  他的脸微白,侧着的半脸,从我坐的角度看过去有点狭长。黑框眼镜下的眼睛盯着杂志,像是在沉思,水洗蓝色牛仔和格子衬衫搭配起来更像是个文艺青年。

  每天早上我都可以看见他一个人穿着不同的衬衫经过我的窗前,他的身影在我的脑海越来越明晰。

  我每天还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开着朋友式的小玩笑,但是我知道有什么开始不一样,或许是自己隐藏得太好,还是内心的自卑,整个高一上学期都没有打听过他的喜好,甚至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只是把他当成内心小小的欢喜。

  高一下学期文理分科的时候,我只知道他学理,父母希望我学文,那个时候我明明连牛顿三大定律都还没认清却还是毅然选择理科。

  我以为时光会将少年的身影从我脑海中褪去、让它成为年少时最美的秘密时,又给了我继续守候的权利。

  同桌没有搬去他们班级的寝室,还是留在我们班的寝室,而她会时不时提起陈诺,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原来叫陈诺。

  学校在高一下学期开始课改,六个人的小组面对面坐在一起,而同桌是和陈诺在一个小组,www.027171.com,我承认我嫉妒同桌但又不得不依靠她来获得关于陈诺的信息,然后装作不经意地拓展一下,问个关于他的问题。偶尔问到内心紧张得要死,生怕同桌会看出点端倪,然后笑话:“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于是就有了第一封信里的那幕,其实我清楚他为什么转文,他本来就是喜欢文科,只是不忍心拂去他爸爸的期待。

  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有很多地方不够好。我没有齐肩的长发,我不穿裙子,也不温柔。而且我怕对他说出那四个字以后两个人相处会变得很尴尬,然后结束这场不温不火的友谊,那不会是我想要的。

  午后的蓝木街隐藏在华盖般的树冠下,盛夏在这里不再是暴躁易怒,而是温顺得像个熟睡的孩子。

  夏至现在学聪明了,为了不再看到邮局叔叔冷冰冰的脸色,在寄信的时候一下子买了十张邮票。从邮局里踱步出来走在蓝木街上,她想,这个时候要是能起风该多好啊,那样就可以看到自己蓝色的百褶裙在风中飞舞的样子。

  现在头发的长度只到脖颈边,发梢刺得后面的皮肤像是童年在老家的小伙伴用狗尾巴草偷偷在身上摩挲的感觉,那种介于痒与痛的的刺感,曾经让夏至哈哈大笑。现在夏至也想笑,但是她只轻轻地扬起嘴角,不然一个穿着这么淑女的女孩在蓝木街上咯咯大笑会让多少行人侧目啊!

  夏至仰望头上的浓荫,榕树叶子那么绿,好像向世人展示自己多么勇敢。一两缕细碎的阳光不小心跃入眼角,微微的痒痛感还是会有让人流泪的冲动,逼得她不得不乜斜双眼,睫毛也跟着打颤。

  夏至心里闷闷的,“你回来那天告诉我吧。”然后找了借口,匆忙下线。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烦人,总喜欢有事没事打扰他,这时候另一个低低的声音在申诉:“我只是想让陈诺更了解我啊!”

  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又让自己觉得很怪。夏至认为自己不是那种充满少女心事的人,而两个人之间越来越像是多年的老友。这一个多月来在他面前讲了那么多,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太寂寞,想找一个人来听自己啰嗦吗?当听到陈诺说把自己当知己的时候心中那不知名的感觉又是什么?

  夏至觉得很难过,她不知道要不要继续隐藏住内心的欢喜。少年的心事又是极容易破灭。她怕心中长成的参天大树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阳光,得到雨露。

  夏至此刻觉得头都大了,她仰望星空,还有几颗寥落的星子挂在那里。“你们也是想让我自己思考吗?”她对着夜空说,星子仿佛听见了她的话,悄悄走进乌云里面,给夏至思考的时间。

  “之于年少,或大或小的年纪,总需要一场际遇,或许棱角分明了些,也便成了不可磨灭的回忆。”夏至很闷,嘴里反复喃喃这句线;远方不知名的姐姐,你想告诉我什么呢?你又会告诉我什么?

  “在喜欢的人面前,我们总会不自觉地觉得自己不够好,但其实你很好。姑娘,无需自卑,记住白玫瑰的花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八月十二,离开学还有三天。陈诺已经在两天前回来了,昨天夏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还没来得及发出“我来车站接你”,手机已经显示:“我已经回来了。”

  这个时候,风真正吹起蓝色的百褶裙,像一朵鸢尾在风中摇曳。发梢刺激脖颈的痒痛感早已经消失,不知不觉夏至已经习惯穿裙子的感觉,就像习惯这个燥热的夏天,但是不小心可以瞥见蓝木街上树木的个别叶子已经发黄,原来这个夏天快要过去了。

  夏至准备再往这个风蜡残年的老邮箱嘴里扔东西时,还是忍不住看了依旧坐在前台的邮局叔叔,他还是低着头,右手有微小的颤动。

  经过一个夏天的历练,这样叶子的能量足够度过南方小城里湿冷的冬季。远方的你,谢谢,你陪我度过漫长又闷热的夏天,我的决定已经做好,你会支持我吧。我在想,下次你给我的话又会是怎样的隽永。

  蓝木街的榕树从嫩绿到墨色晕染,我的短发到了齐肩,水洗白的牛仔裤到蓝色百褶裙,从最初的忐忑到归于平静。不知不觉又走完一次。